分类
文摘

梦想,是朵永不凋零的花

前几天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,聊到年少时的梦想,朋友开玩笑的说,别说什么梦想,当年的特征还能保持到现在的,估计只有性别了。想想也是,毕业后大家各自投入忙碌或茫然的工作中,每天公交堵的胸闷,生活压的心闷,三点一线的重复再重复,颇有些鲁迅先生的我家门前有两棵树,一棵是枣树,另一棵还是枣树的意味。

可谁都知道,虽然嘴上说着韶华已逝梦想早已抛之脑后 ,但谁心中,又没有给梦想留下那么一块小小的地方,不许现实踏进半步?借用星爷一句话,人如果没有梦想,跟咸鱼有什么区别。也许那小小的梦想如小花般正瑟缩的做着梦,梦到春的到来,梦到秋的到来,梦见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,告诉她秋虽然来,冬虽然来,而此后接着还是春。

罗成

我就是罗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你必须启用javascript才能看到验证码!